金沙银河赌场注册送
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
当前位置: 主页 > 青年文摘 > 成长 > 山居夜雨

山居夜雨

时间:2016-04-29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从江南的雨声中醒来,梦中,已过完半生。睁开眼睛,人还在原地。
  
  尘缘如网,烟雨痴缠。那雨中潜伏的,是说也说不完的往事,被雨打湿的,是断也断不了的念。
  
  结夏,富春山居。在精舍打坐,读经,饮茶,习字,浮生至此,散淡而已。
  
  窗外,是富春江水,群山叠翠,绿意染衣。行尽江南数千里,入眼处,总逃不开“如诗如画,烟水朦胧”八个字。
  
  这里曾有严子陵的钓台,黄公望在这里画出了《富春山居图》,而今,我来到这里,观山望月,却每每欲言又止。那些诗和画都消融入心,成为记忆的脉络。
  
  见多了千篇一律的城市,看腻了面目全非的景点,我总是在想,如今的内地何处还有真醇古意的地方?我不想看见冒名顶替的仿古建筑,为此已经多年不往知名的古迹去,怕的是昨是今非,触景伤情。一个人能有多少情怀,经得起这样的失望呢?
  
  毫无疑问,我们有悠久的历史,却没有历史悠久的模样,在无涯的时间旷野中,天然的东西可以漫不经心地继续天然下去,天然以外的东西则任由岁月侵蚀,直至荒芜。
  
  这次的富春山居之行,计划了两年,中间因为要去别处而耽误了,延后两年的约期,在抵达的第一眼,就知是此行不虚。
  
  入眼是白墙灰瓦,色调极为素淡,千杆翠竹迎客来。虽然似曾相识,但我知这不是徽派建筑,有太多人迷恋徽派民居的静雅,烟火人间,与时光共生共存相望相守的端然,一看到“白墙灰瓦”四个字,就条件反射想到皖南。这里,呈现出更古老的唐宋建筑之风,典雅清旷,庭院布局曲婉有致,深得江南园林建筑“景随人迁,人随景移”的妙义。
  
  我是佩服台湾人的,能用心营建此佳处,不负山水。即使是偶尔小住,也足以洗涤心中尘垢。
  
  昔年黄公望云游四方,晚年结庐隐居于此,受师弟无用师所托,以古稀之年运笔作画,将心中天地托付纸上。
  
  这一世沧桑如水流过,略过不提,剩一点残心余情,悟生命辽阔淡远,耗十载光阴画就《富春山居图》,这近700厘米的长卷,潇散磊落,是元代山水宏幅巨制,被后人誉为“画中《兰亭序》”——为元以后的历代书画藏家所珍。
  
  与历史上那些传世之作的命运一样,名画几经易手,命途多舛。清初《富春山居图》因火劫分为两段(藏家吴洪裕欲以此画殉葬,投之以火,被吴的侄子吴子文抢出),前卷51厘米,称为《剩山图》,现藏于浙江省博物馆。后卷640厘米,称为《无用师卷》,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。
  
  黄公望以苍简笔墨,干湿浓淡交错,勾勒出富春江至桐庐江一带山水秀雅,秋色明艳。秋,天之别调也,我来时是夏日,亦有盎然意趣。从杭州溯钱塘江入富阳,青山秀水迎人,似有旧时意,但我知,今日已看不到云烟掩映村舍,渔舟出没江流的景象,唯有这溪山深远,峰峦叠秀还可遥想一二。
  
  山还是那山,江还是那江,然山河庄严如故,静看人世变迁,岁月却浩荡绵邈,洗劫一场场盛衰,不动声色。
  
  再也寻不着那垂钓的,吟诗的,作画的人,亦不会有人在此哭朝代兴亡。隔世的,似是而非的感觉,让人怀念,又有惆怅,难以言说。
  
  旧江山、浑是新愁。
  
  当年,轻云薄雾,总是少年行乐处。而今却是,欲买桂花同载酒,终不似、少年游。
  
  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们变成了面目相似的人,在别人的影子里寻找自己的生活,在红尘幻境中奔走煎熬,日复一日,随波逐流,不要说出离,渐渐地,连避世的轻狂也消磨了。
  
  走在被雨打湿的青石板路上,夜雨淅沥,群山无言。
  
  我在想,我们总奢望长久的拥有,却习惯用走马观花的轻浮姿态来对待一切,我们不希望来去匆匆,被定义为过客,却忘了,这世间种种,终必成空。
  
  知晓芳华无情,天地无亲,以悠远之心去领受当下,清醒着沉醉着,随顺因缘,借假修真,当执则执,当断须断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