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沙银河赌场注册送
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读者文摘 > 人生 > 第N条道路

第N条道路

时间:2016-06-29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两点之间有且只有一条直线,两点之间的距离直线最短。从家到单位有一条直路,约五百米,这是我工作了二十年才实现的目标。二十年里,我与家之间的距离不断缩短。以前回家,我徒步走过六七十里的山路,骑自行车走过四五十里的公路……工作十五年后,我终于调到了县城。又五年,我在距单位五百米外置了新居。家在东面,单位在西面。这四五年,出门不用看天气预报不用带雨伞——反正只有五百米。近距离产生的优越感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寸寸减少,直到消失殆尽。桃花是不是开了?麦田是不是黄了?黄嘴鸭是不是飞回来了……奔波于两点一线之间,我被世界隔离、疏离。上班——下班,人生被锁定在两点之间的线段上——惆怅、无奈、落寞像头顶逼仄的天空一样压迫着我的心灵和神经,我仅有的人生就要被这五百米消灭了吗?
  
  我决定另辟蹊径。从家往南二百米可见小河,可望河川与青山。于是我把五百米变成六百米、七百米、八百米……甚至先往东走二三百米到城门外的棚户区,看看那些即将消失的民居,再往西走一千多米穿过县城中心的广场到单位,走些弯路可以见到更多的风景;从家往北二百米的路上有银行、商店、饭店等,走些弯路可以顺便办些事儿。随便绕几幢楼,穿几条巷子,就可看见不同的景致:楼下拉家常的大妈、打牌下棋的大伯、跳皮筋的孩子、爆米花的摊子……这样一来,我发现从家到单位有很多条路可走——只要愿意。这两年,我在想法寻找第N条道路,也只有在不同的路上我才能感觉到自己依然活着。
  
  每每面对滔滔东流的河水,我都有种从幻象中惊醒的警觉。时间以水的姿态百折不挠地把我们从过去引到现在,又从现在引向未来,无论路途多么艰险,路线却始终不会改变。世界上任何方向都可以调整,唯一不能调整的是从过去到现在的方向。站在时光的河道,你才会明白:什么是不可逆转。无论你找到多少条路,你都走在死亡的路上。就像滴水可以穿石,任何貌似强大的人和事物都会被时间打败。这样看来,人生真是一场绝望的游戏。我们所有的努力其实都在对抗这种绝望和虚无:古代的统治者希望炼制长生不老的丹药,艺术家希望创作出可以穿越时间长河的作品,平凡人希望养育孩子延续生命……所有这些努力都是在与时间赛跑。
  
  一直以来,我以为在你我之间除了希冀还有怨恨,除了回忆还有等待。我坚持等待让希冀绽放光彩,把怨恨化为齑粉。我用写诗作文抵抗遗忘,剪纸雕塑镂刻过往,我怕有一天我们擦肩时我无法从人群中辨认你的气息。一年、两年、三年……直到第N个年头,我们突然不期而遇,我才发现蜃楼不过是幻象,而等待中产生的绝望早已化为虚无。我丢失的不是你,而是希冀和绝望本身。原来希冀比绝望脆弱,而厌倦比绝望坚硬得多,我们只能从过去走向现在却无法从现在走向未来——未来没有幻象,有的只是被时间风化了的木乃伊。生活对人最大的嘲讽是有一天你突然发现你执念的人不值得执念,你纠结的事情原来是这般简单;人生最可悲的是你准备了好多年,到头来发现,除了时间本身竟然没有对手,而人是不可以战胜时间的。
  
  叔本华说:“所谓人生,就是欲望和它的成就之间的不断流转。就愿望的性质而言,它是痛苦的;成就则会令人立即生腻。目标不外是幻影,当你拥有它时,它即失去魅力,愿望和需求必须再重新以更新的姿态出现。没有这些轮替,人便会产生空虚、厌倦、乏味无聊。”
  
  在幻象与幻灭之间有没有第N条道路?我在寻找,只能在路上寻找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