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沙银河赌场注册送
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故事会 > 中篇故事 > 我们是亲人

我们是亲人

时间:2016-05-15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一
  
  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骑着一辆装满菜的三轮车,刚拐过一条街,突然冲过来一辆卡车,三轮车刹车已经来不及了,一下子被卡车卷入轮下拖出了老远。卡车司机发觉撞了人,停车下来,见被撞的那人躺在地上满身是血,远处有人跑过来,这司机慌忙又跑回车上,开动卡车仓皇逃走了。
  
  被撞的这人叫尹双利,是进城来打工的民工,和妻子在这里开了一个小饭馆,去买菜回来被车撞了。他伤势太重当场毙命,尹双利的妻子梁素梅闻讯赶来,一见丈夫的惨状,当场就哭昏过去了。
  
  肇事司机逃逸,一时破不了案,梁素梅只得将丈夫的遗体先火化了。她和尹双利不是同一个地方的人,两人都是来广源市打工的,认识后彼此都有好感就住到了一起,现在他们的儿子聪聪都五岁了,可她还没去过双利的老家。双利告诉她老家已经没有亲人了,回去也无处可投奔。但现在双利横死他乡,素梅还是决定带上他的骨灰回去,把他葬在老家的祖坟里,一来双利也算落叶归根了,二来让尹双利家族的人也见一见聪聪,虽然双利死了,可他还留下一个儿子,他也是尹家的后人。
  
  于是素梅带上聪聪,按双利身份证上的地址来到了六七百里外的那个叫清水湾的小村子。村口大柳树下正有一群人在乘凉聊天,素梅过去打听双利的家在哪儿。人们告诉她双利出去好几年没回来了。素梅把怀抱的包打开,露出里面的骨灰盒。人们一看上面有尹双利的照片,都吃惊地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。素梅把双利出车祸丧生的事说了,还告诉他们她和双利在外边结了婚,她又拉过聪聪对众人说:“这是我和双利的儿子尹聪聪。”
  
  人们更惊讶了,纷纷交头接耳。一个年纪稍大的中年女人拦住他们,她让素梅跟她一起去双利家。
  
  素梅把骨灰盒裹好抱着跟这女人往村里走,其他人也都跟在后边。来到一处小院,早有人跑在前面进屋去报信。屋里突然闯出来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女人,叉着双手喃喃道:“双利怎么了,他在哪儿?他在哪儿?”
  
  素梅把包又打开,露出了骨灰盒。那女人盯着骨灰盒上尹双利的照片,张大嘴巴愣了半晌,突然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:“双利——”她一下子坐到地上大哭起来。
  
  素梅也伤心地流下了眼泪,她问那女人:“你是双利的姐姐?”
  
  “我是他媳妇!”那女人冲素梅吼道。她抹了一把眼泪,站起来冲素梅走过来:“我说他一走就不回来了,原来是在外边有了新的相好呀!你这个狐狸精还敢来这儿,是你害死了我的男人,我跟你没完!”说着她冲上来“啪啪”抽了素梅几个耳光,又一头撞过来揪住素梅没头没脑地打起来。
  
  素梅一下子懵住了,她好像失去了意识,任由这女人痛打。这时一个十三四岁的男孩过来用力拉开那女人,聪聪抱着素梅的腿大哭起来。
  
  这时带素梅来的那中年女人凑到素梅耳边,小声告诉她,打她的这女人叫蔡秋芬,的确是尹双利的老婆。两人十几年前就结婚了,那时双利才十八九岁,婚后接连生了两个儿子大旺和二旺。这个拉开蔡秋芬的男孩是二旺,大旺比他大一岁,出去干活了。
  
  听到这些,素梅简直像被重锤击中了头顶,她做梦也没想到会是这样。但仔细一想,怪不得她和双利认识后多次要和他一起回老家,可双利一直不肯,还说老家没有亲人了,而且他是和村里人闹纠纷才出去的,不混出个人样来他是不会回去的。可事实是他在老家早已结婚生子,一直骗了她好几年。素梅的心像被拧成一团阵阵发疼,她流着泪拉上聪聪要离开这里。刚出了院子,那边急匆匆过来一个十四五岁的男孩,旁边人指着素梅和聪聪对他说着什么,这男孩快步过来,猛地推了素梅一把:“你凭什么说我爸爸死了!”
  
  素梅被推得踉踉跄跄后退了几步差点跌倒,她猜出这是蔡秋芬生的大儿子。果然蔡秋芬止住哭声冲这边喊:“大旺,帮妈打那个狐狸精,是她害死了你爸爸!”
  
  大旺一听,冲上来就对素梅拳打脚踢,聪聪也被他踢倒在地。素梅一边保护聪聪不被他打到,一边躲闪着大旺的拳脚。二旺跑过来拉开大旺:“哥,别打了,爸爸这些年的情况只有她清楚,把他们打跑了我们就什么也不知道了!”二旺让人们把大旺拉到一旁,他对素梅说:“姨,要是你说的都是真的,那我们就都是我爸爸的亲人,你能把他这几年的情况都告诉我们吗?”
  
  素梅流着泪对众人讲起她和双利交往的经过。
  
  那是六年前,素梅从几千里外来到广源市打工,一天她住的出租屋里进了坏人要对她施暴,她极力反抗,正经过这里的尹双利听到声音冲进来打跑了歹徒。两人从此相识,同是身处异乡的单身年轻人,两人很快发展成恋人。后来素梅怀孕了,两人就住到了一起,生下儿子聪聪后,素梅没办法再打工干活了,就摆了一个小吃摊一边带孩子一边干,随着小吃摊越来越红火,双利也辞掉了活和她一起干。现在小吃摊发展成了小饭馆,聪聪也上幼儿园了,可祸从天降,双利突遭车祸死于车轮之下。
  
  “我们认识时,虽说双利比我大七八岁,可他从没说过他已经结过婚了,现在我才知道他一直在骗我……”素梅伤心地哭起来。
  
  “你这个丧了良心的短命鬼,图清净一走就不回来,我吃苦受累掰着手指头数星星盼你回来,可盼了好几年只等来了你的骨灰,我的命好苦哇……”蔡秋芬那边也号啕大哭起来。素梅这时感觉到这个女人也是个可怜人,死去的尹双利同时伤害了两个女人。可他已经死了,爱与恨都不重要了,她决定留下来等安葬了双利再走。
  
  二
  
  蔡秋芬和大旺都对素梅母子虎视眈眈,二旺对待他们还比较和气。素梅发现这个家太穷了,可谓家徒四壁。从众人的叙述中素梅也了解到一些当年的内情,原来尹双利那年是和人做生意,在村里收了粮食卖到酒厂去,可后来合伙人携款逃走了,欠村里几十家的两三万元粮食款都落到了尹双利身上。蔡秋芬为此整天跟双利哭闹吵架,双利一气之下离开了家。头一年还来过几封信,年底往家寄回1000元钱,后来就音讯皆无了。这些年蔡秋芬一边拉扯孩子一边想办法挣钱还那些欠账,所以家里生活一直很困难。大旺没上完小学就辍学帮妈妈干活,二旺的学习成绩一直很好,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初中,学校答应减免所有学杂费才说服蔡秋芬让二旺进了中学。
  
  素梅拿出钱来请乡亲们帮忙,为尹双利办了一场热热闹闹的丧事后入土为安了。埋好坟后,大旺和二旺跪倒冲坟头磕头,素梅让聪聪也过去跪下。可被大旺一把推倒在地,二旺一见忙过来拉起聪聪。
  
  素梅明白他们在这里是不受欢迎的人,决定马上离开。她带聪聪正在村口等车,一个人跑过来,是二旺。他拿出几支自动铅笔送给聪聪。素梅的心一热,感觉这孩子真的很懂事,就拿出200元钱给二旺让他买文具用,但二旺却执意不收,对素梅说让聪聪别忘了老家,以后有机会再来这里。素梅见二旺不收钱,就写下了自己在广源市的地址和电话,告诉二旺以后有机会去那里的话一定要去找她和聪聪。
  
  素梅回到城里,把聪聪送进幼儿园,继续经营小饭馆。几个月后的一天,素梅正在忙着打理生意,听到有人喊她姨,素梅惊讶地看到竟然是二旺!
  
  二旺说他是出来打工的,素梅问他为什么不上学了,二旺的脸色沉下来。他告诉素梅,他妈妈下地干活中暑昏倒在地里了,二旺觉得妈妈太苦了,就决定退学挣钱让妈妈不再那么累了。“我在家里干活,老师同学们一定会去叫我回学校的,所以我就出来打工了。”二旺说。
  
  素梅从那次见过二旺后就很喜欢这个孩子,不止因为二旺小小年纪却像个大人那样懂事,而且他和聪聪长得很像,外人一看也会知道他们是兄弟。素梅知道二旺的头脑好,学习成绩在学校一直拔尖,如果就这样辍学太可惜了。她就劝二旺别急着挣钱,还是回去上学要紧,如果有困难她可以为他负担上学的费用。但二旺却不肯要,执意要去找活干挣钱。他放下给聪聪带来的一只装在笼子里的小鸟就走了。
  
  素梅很着急,她觉得命运对于二旺太不公平了,这个又懂事、学习又好的孩子如果能一直上学,以后一定会有出息的,但他却生长在那样一个家庭,这么小就退学干活,以后只会庸庸碌碌难有作为。
  
  天黑了,二旺又回来了。他兴奋地告诉素梅,他出去找活干人家都嫌他太小,后来好不容易才在一个浴池找到个为人搓澡的活。要先跟“师傅”学几天,然后才能收钱,每搓一个挣两元钱。
  
  看到二旺喜气洋洋的神情,素梅心里更不好受了,不知为什么她总不由自主地把二旺想成是聪聪,要是聪聪这么大时去给人搓澡,她是无论如何也舍不得的。
  
  二旺在浴池里干了一天,就被警察带到了派出所,告诉他未成年人是不允许打工的。素梅作为担保人把二旺领回去,让他马上回去接着上学。她拿出500元钱让二旺带上,说以后每过一段时间都会把钱寄给他,让他只管安心上学。“你爸爸没了,以后什么事都得你自己拿好主意,你才这么小就想干一辈子粗活吗?”
  
  二旺流下了眼泪,他说自己猜出警察是素梅叫去的,其实他做梦都想上学,如果家里条件允许他一定能够考上大学。素梅又劝了他好久,说他考上大学后就由她来负担费用。二旺这才答应先用她的钱,说好算是借她的,以后他一定还。
  
  二旺走后,给素梅来过电话,说自己又回到了学校,素梅这才放了心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