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沙银河赌场注册送
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故事会 > 民间故事 > 撞钟奇案

撞钟奇案

时间:2017-03-01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一、折了四名官员的怪案
  
  在大明朝的时候,庐江府发生了一起奇案。案子本来是同庄的庄、钟两家引起的,大家都称之为庄钟案,时间一长,叫白了,就叫成了撞钟奇案。
  
  撞钟奇案说起来也没啥奇怪的,老庄家家庭条件一般,一个寡妇庄氏领着儿子庄梦过日子,小庄梦也才八岁,平时不招灾不惹祸的。而老钟家则是家财万贯,财大气粗,平时两家没有什么冤仇过节。那天,庄氏突然闯到钟家,非要见钟财主。当时钟财主的小妾正在生产,他正在产房焦急地等待消息,自然不能见她。可庄氏却非要往产房里边闯,那大户人家生孩子可是规矩多着呢,这第一个赶上孩子降生的人那叫踩生,据说这个人的地位品行就决定着孩子的将来,不管怎么说吧,也不能让一个穷寡妇冲进产房给孩子踩生呀。家丁仆人拼死拼活地往外推庄氏,庄氏还真就不知道撞了哪路邪,捡起半块青砖,拼了命就扔了过去。青砖砸断窗棂,径直飞进了产房。正好孩子出生,那一块砖砸得正准,正中产妇稍带刮上了孩子。产妇登时就吓得昏死过去,孩子当晚也夭折在床。钟家岂能善罢甘休,把庄氏好一顿毒打,押送庐江府衙报官。本来是很简单的一起案件,可接下来就是怪事连连。先是知府卢大人认定庄氏有罪,把她打入大牢。可没过几天,卢大人竟然说庄氏无罪,放其回家,并要重新查办撞钟一案,还说要开棺验尸。可是没过几天,他又再改说辞,说钟家一向乐善好施,根本就不会凭空冤枉好人,一定是庄氏撒了谎,要把庄氏拿到堂上,重刑审问。可捕快差役到庄家一看,早已是人去屋空。卢大人闻讯也急速赶到庄家,可他一到庄家,发现庄氏已悬梁自尽,小庄梦也不知去向。让人奇怪的是,卢大人失魂落魄地从庄家离开,一言不发回到府衙,摆了摆手便退回后堂,然后再不露面。第二天钟家击鼓喊冤,求卢大人把庄氏缉拿归案,师爷到后堂去请卢大人升堂,这才发现卢大人直挺挺吊在梁上,已死去多时。
  
  朝廷命官死了,可又查不出什么缘由来,只能认定卢大人自尽身亡。朝廷又派遣京官刘大人到庐江继任,可是刘大人船到半路却遇了大难,船漏江心,连尸首都没找到,就这样成了一个死在赴任途中的望衙官。朝廷又急令庐江附近的湖州府下属一个县的县令曹大人任庐江知府,曹大人到任后就连夜阅撞钟案的卷宗。可天亮后庐江的三教九流头面人物来拜会新知府,却发现府衙空空,曹大人已失踪,就在众人迷惑不解的时候,突然传来嫖客醉死妓院的消息。那个出事儿的妓院就是庐江最大也最有名的妓院万花楼,而那个醉死的嫖客竟然就是刚刚到任一天的庐江新知府曹大人。
  
  两任知府全死于非命,庐江上下一时间流言四起。朝廷又急忙紧急调派年轻能干的何大人任庐江知府。何大人到了庐江后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再审撞钟案,他想以此来稳定民心,平息那些传得神乎其神的谣言。堂审那一天到府衙围观的百姓是里三层外三层,人山人海。何大人突然间口吐鲜血,昏倒在地,堂审也只能被迫中断。可数天后他却怪病连连,不但没有再次升堂审问,反而多次上书朝廷,最后辞官回乡了。
  
  一起案子,折了四名官员。民间说什么的都有了,而且种种传言和说法也传到了朝廷官员的耳朵里,大家都视庐江为是非之地,谁也不想去那儿送死。因而吏部拟了几次庐江府新任知府的折子都没法儿确定最后人选,庐江就一直由通判暂时代行知府之职,但通判是个聪明人,他以新知府未至为借口,绝不涉足撞钟案,就这样,这起简单的案件就成了震动四野的撞钟奇案。
  
  撞钟奇案的消息也传到了皇上的耳朵里,他决定以此案为突破口,派得力臣属到庐江专程办案,从而树立和维护大明王朝的威信。他思考半天,命人把丁大人传进宫来,看着他说:“有趟苦差事,需要丁爱卿亲自跑一趟,不知爱卿意下如何呀?”
  
  丁大人急忙磕头叩拜:“能为圣上分忧,臣万死不辞!”
  
  皇上满意地点点头:“朕打算派你去庐江府,专办撞钟一案,三日后启程。”
  
  丁大人一听到“庐江撞钟案”几个字,顿时脸色惨白,磕头如捣蒜:“万岁,庐江离京城较远,撞钟案又很复杂。臣的老母身染重病,恐朝不保夕,所以臣斗胆恳请圣上另派他人前往庐江!”
  
  皇上一愣,拒绝自己交下去的任务,这在丁大人来说还是第一次。皇上看着他诚惶诚恐的样子,摆摆手说:“好,你先下去吧,庐江的事儿,朕再另派他人!”
  
  丁大人千恩万谢,告退出来,等他走出宫门,突然发现同殿称臣的孟大人急匆匆往后宫的方向奔去,他嘴角一阵抽搐,喃喃地说:“看来,这撞钟奇案要他去审理了!”
  
  二、装病惹来的横祸
  
  丁老夫人真的病了吗?没病,她除了眼睛有点儿问题外,活得比谁都健康,而她眼睛上的毛病是从她打小一降生就带来的,根本不影响她烧香拜佛和享受人生。既然老夫人安然无恙,那丁大人为什么冒着欺君的危险撒谎呢?很简单,谁都知道庐江府撞钟案那是一汪深不可测的浑水,还是敬而远之为上。既然跟皇上说了老母身染重病,丁大人干脆装个透彻,他接连七天没有上朝,一心一意在家“侍候”起了老母。
  
  这天丁大人像往日一样,吃罢早饭,命下人泡上一壶香茶,坐在书房里捧卷读书。一本书还没看到三页,管家跟头把式上气不接下气地滚了进来:“回禀老爷,圣上驾到!”
  
  丁大人“腾”地一下就站了起来:“谁?圣上……在哪儿呢?”
  
  “已经到了府门外了!”
  
  丁大人脑袋“嗡”的一声——皇上是来探看老夫人是真病还是假病来了!他一把拉住管家:“赶紧告诉老夫人装病!不能露出一点儿破绽,否则就会祸灭九族!”说完,急匆匆向门外奔去。
  
  丁大人猜得一点儿都不错,皇上突然驾临就是要探看一下丁老夫人到底是真病假病。更要命的是,孟大人还陪在一旁,众人走进丁府,君臣见过礼后,皇上开门见山,提出要看望一下老夫人的病情。丁大人不敢怠慢,提心吊胆在前引路,一行人行至老夫人的内宅。走到老夫人卧房外,只闻得药香扑鼻,众丫环婆子一个个顺眼垂手站立,不敢发出一点儿声音。
  
  丁大人亲自推开房门,皇上迈步进屋,只见屋里药味儿弥漫,幔帐低垂,老夫人僵卧在帐后的榻上,脸色蜡黄,已是一副病入膏肓的状态。丁大人心中暗喜,快步上前,小声儿说道:“母亲,万岁驾到!”
  
  接连说了三声,丁老夫人都没有反应。丁大人刚要过去搀扶老太太,皇上低声拦住:“看样子老人家病得不轻呀,等朕回宫后派几名御医过府给老人家诊病!”
  
  丁大人跪倒磕头:“谢万岁垂爱!臣粉身碎骨也难报圣恩!”
  
  “丁爱卿平身吧,你和孟爱卿是朕的左膀右臂,朕的江山倚仗你们呀!”
  
  孟大人一拱手:“丁大人,在下早年曾粗学过岐黄之术,如不嫌弃,在下愿给老夫人略观一二。”
  
  还没等丁大人回话,皇上开了口:“孟爱卿还谦让什么,治病救人要紧!”
  
  孟大人说了一声“谢主隆恩”,快步走到丁老夫人的榻前,探出手来,轻轻去给老夫人诊脉。丁大人怕露出马脚,抢步上前,亲手把老母的左手从锦被中捧出:“孟大人,有劳了!”
  
  谁知孟大人一愣,不由“蹬蹬蹬”倒退了好几步,“扑通”跪倒在地,磕头山响:“万岁恕罪,臣有眼无珠,罪该万死!”
  
  丁大人愣了,他不知道孟大人何出此举,可他觉得直到现在全府上下也没有露出什么破绽,就大着胆子问道:“孟大人何出此言?”
  
  孟大人抖着手指着老夫人伸出的手臂:“万岁,臣有眼无珠,未识破他姓丁的满脑反骨,包藏祸心!”
  
  丁大人随着手指的方向一看,一下子瘫在了地上,老母露出来的袖子,竟然是用黄缎子做成。他快步奔过去,咬了咬牙,轻轻掀了掀老母的被子角,天呀,丁老夫人竟然穿着一件黄缎子衣服。他顿时魂飞天外,转身跪倒,磕头如捣蒜:“万岁恕罪!老母……并非有意……”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