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沙银河赌场注册送
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故事会 > 民间故事 > 骂圣

骂圣

时间:2014-10-25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清朝皇宫里有个最肥美的差事。啥?骂街。这可不是普通的骂街,是奉旨骂街,也就是皇帝看哪个大臣说话做事不顺心,可又不能搬到台面上惩罚,为了出口心中闷气,便寻个差错,找人去骂街。
  
  骂人的差事自然落在太监头上,因为太监的性格大多尖酸刻薄,所以骂起人来分外给力。要说太监里最能骂的,能达到骂圣级别的,非王大嘴莫属。人如其名,一张大嘴骂起人来犹如一把钢刀直戳对方心窝,让人无法承受。
  
  这天,乾隆与和闲聊时说起了对刘罗锅的不满,和趁机煽风点火,乾隆一怒之下便让王大嘴奉旨骂街。说起来,这王大嘴也早已恨透了刘罗锅。别的大臣惧怕他的刀子嘴,逢年过节都要未雨绸缪意思一下,唯有刘罗锅是铁公鸡,愣是一毛不拔。这回可逮住了机会。
  
  当晚,王大嘴磨刀霍霍,准备第二天好好过过嘴瘾。第二天,王大嘴气势汹汹地来到刘府,宣读完骂街的诏书后,坐下来就开骂。刘罗锅则乖乖地跪着,一声不吭。其实,此时刘罗锅若能够识相点,送上金银意思意思,没准王大嘴的刀子嘴就变成了豆腐嘴,偏偏刘罗锅不识相,就是抱着元宝跳井——要财不要命。
  
  王大嘴骂人的花样真多,还带了各种乐器伴奏呢,先是边吹边骂,接着又拉又骂,跟着又弹又骂,最后是边唱边骂,足足骂了三个时辰。可刘罗锅呢,任凭你吹拉弹唱,我自岿然不动,好像没事人一样。虽说骂圣骂功高超,但刘罗锅死猪不怕开水烫,始终笑眯眯的,王大嘴从没碰见过如此强硬的对手,第一天铩羽而归。
  
  王大嘴口干舌燥、筋疲力尽地回到家,抱起茶壶就灌了起来,骂了一天,嗓子都快冒烟了。等到心火消退,他开始思量起来,怎么就骂不倒刘罗锅呢?以往能挺过两个时辰的人都没有,可这回刘罗锅挨了一天骂都没啥事,真是怪了!
  
  王大嘴正百思不得其解呢,这时有人敲门,原来是和造访。王大嘴知道和、刘罗锅两人素来不睦,就把今天奉旨骂街的过程和盘托出。
  
  这回和也糊涂了:“不对呀……不可能呀……怎么会这样?”最后还是和主意多,他有个奴才叫张望,和刘罗锅的贴身仆人张成是老乡,他让张望请张成喝酒,张成最贪杯了,酒醉后肯定能说出原委。
  
  于是,张望约张成来到酒馆,先是恭维了张成一番,然后拿出了两瓶和让他带来的御酒。张成见了酒就没命,觥筹交错间就忘乎所以了,紧接着就竹筒倒豆子——全兜了底。
  
  原来,这刘罗锅久居官场,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,早就练出了一副钢筋铁骨,尤其是脸皮简直比城墙还厚,根本骂不动他。
  
  听完张望的叙述,和开始琢磨起来,许久猛地一拍大腿,说:“错了,错了,骂错了!”
  
  王大嘴尖着嗓子问:“怎么错了?”
  
  和叹了口气,说:“骂刘罗锅本人不行,这家伙脸皮的确比城墙还厚,根本骂不动。”
  
  王大嘴疑惑地问:“可是我奉旨骂街就是骂刘罗锅呀,不骂他骂谁?”
  
  和坏坏地一笑,说:“你当着他的面,骂他老婆呀,那可是他的心头肉。只要骂他老婆,他肯定挺不住。”王大嘴恍然大悟,刘罗锅疼老婆,妇孺皆知,自己怎么忘了这个茬。
  
  第二天,王大嘴精神抖擞地准备出门,刚到门口,刘罗锅的仆人张成来了,随手递上十两银子。王大嘴掂量着银子,斜着眼问:“怎么,刘大人想通了?”
  
  张成说:“对,对,想通了,不过有件事想求王公公,换个时间奉旨骂街行吗?”
  
  “不行!”王大嘴断然拒绝,因为奉旨骂街也是有规定的,www.rensheng5.com说三天就三天,而且每天必须骂够三个时辰,否则就是抗旨,王大嘴要掉脑袋的!
  
  见王大嘴时间上毫不通融,张成忙说:“今天奉旨骂街也行,但能不能改在晚上?现在立秋刚过,白天秋老虎太毒了,刘大人被烤得受不了。”
  
  这倒行,反正奉旨骂街规定的是三天,又没说白天晚上,时间上可以灵活掌握,王大嘴看在银子的分上答应了。
  
  等天一黑,王大嘴就到了刘府。他直接对刘罗锅的老婆下了嘴,什么娼妇呀,养汉呀,绿帽子呀……总之什么刺耳骂什么。
  
  刚骂了一会儿,王大嘴忽然站了起来,由坐骂改成了站骂;又过了一会儿,似乎站骂不过瘾,改成了跳骂;这还没完呢,后来索性躺在地上打起了滚,不过这回可骂不出声了。
  
  王大嘴在地上来回打滚,惨叫连连,忽然猛地蹦起来,扑通一声跪在刘罗锅面前,请他高抬贵手放自己一马。
  
  这是怎么回事?原来,王大嘴为了骂倒刘罗锅,今晚是赤膊上阵,反正晚上没有太阳,赤膊上阵多凉快!这可上了刘罗锅的当,要知道现在立秋刚过,又是晚上,头顶还悬着两盏雪亮的灯笼,蚊子能不往王大嘴身上扑吗?不一会儿,王大嘴就满身都是蚊子包,又红又肿。而一旁的刘罗锅则悠哉游哉,早有准备,身上裹了个严严实实。
  
  王大嘴好不容易回到家,躺在床上正“哼哼”呢,和来了,见王大嘴变成了这样,忙问怎么回事。王大嘴说了事情经过,和气得也“哼哼”起来,不过哼了几声就乐了。王大嘴来气了,说:“我都这样了,你还乐?”
  
  和却说,这骂老婆恰好掐住了刘罗锅的七寸,他是没办法,才使出这样的损招。和就让王大嘴明天白天去骂,这样蚊子就不会盯人了。王大嘴心有余悸地问:“这样能行?”
  
  和信誓旦旦地说:“放心吧,万无一失。”
  
  第三天是奉旨骂街的最后一天,成败在此一举。王大嘴气势汹汹地进了刘府,不料,刚进门就被家仆扭住了胳膊,拖出大门,家仆把他结结实实绑在一把太师椅上,抡起皮鞭就抽。
  
  再说和,知道刘罗锅心眼多,他心里没底,于是王大嘴前脚刚走,他后脚就跟了上来,还没到刘府,就看见前面围满了人,踮脚一看,王大嘴正杀猪般号叫呢……
  
  好你个刘罗锅,抗旨不算,还敢殴打钦差,简直无法无天了。和回到轿中,飞快地进了宫,告诉乾隆。乾隆根本不信刘罗锅这么大胆。和急了,说:“去看看不就知道了!”
  
  两人心急火燎地来到刘府门前,只见家仆还在抽王大嘴呢,刘罗锅则坐在旁边,手里还端着紫砂壶,边啜边嚷:“抽得好!”
  
  见到刘罗锅,乾隆怒不可遏,指着他的鼻子说:“你……你在干什么?”
  
  见乾隆圣驾光临,刘罗锅赶紧跪下来,磕头如捣蒜说:“我没干什么,我在帮助王公公奉旨骂街呢。”说罢特意指指刘府门前的大街。
  
  奉旨骂“街”?乾隆恍然大悟,这刘罗锅真会找漏洞呀,奉旨骂街是骂刘罗锅,他却让王大嘴真骂起了大街!乾隆气呼呼地问道:“既然是奉旨骂街,那就骂‘街’好了,为什么要把王大嘴绑在太师椅上?又为什么要鞭打他?”
  
  刘罗锅巧舌如簧,说王公公不听话,偏要进府骂人,没办法,只能绑在太师椅上骂“街”,绑是绑上了,可他不骂“街”,反而骂刘罗锅,所以才让家仆抽他。还甭说,鞭子的威力就是大,一抽他就开始骂“街”了。
  
  刘罗锅的这番话差点把乾隆的鼻子气歪了,而且还挑不出一点毛病来,乾隆只得怏怏而归。这可苦了王大嘴,自此之后落了个毛病——听见骂街两字就尿裤子。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